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
 
 

一个游记

发布了长文章:一个游记

点击查看

18 Aug 2018

去剑门关看了伯约

16 Aug 2018

匣里金刀血未干(十三)

李清晏登时御剑飞到了高空,风四娘那如影随形的声音在李清晏耳边回荡,他顾不得其他,只能试图大喊:“你们两个小心!躲远点!这长虫我来对付!”

“只怕是你没命照顾那两个倒霉鬼了!”

风四娘鬼魅般的身影不断地闪现在李清晏的周身,他试图撑起十方剑阵来抵御魔音,可因担心二人安危,一时间竟没能施放出来,他不断地抽剑格挡那些冲过来的魅影,只听见下面秦靖轩大喊道:“你管你的,我们没事!”

秦靖轩在下面也是分身乏术,他不懂道法,只能抽出长刀用一些武学路子跟面前的虾兵蟹将斗智斗勇,还要照顾真觉,一时间实乃是身心俱疲,还不如去前线打一场仗来的爽快。

真觉看秦靖轩被那蛇群包围纠缠不休,想着自己去了也是添麻烦,他...

 
23 Jan 2018

匣里金刀血未干(十二)


李清晏自己装得一副“天下大势为我所控”的模样,其实心里虚得不行,然而端阳将至,若不能在端阳前抓了那蛇妖,下次再想逮到她也是有心无力了。
然而现下身旁无一同门师兄弟,有的只是个沙场动刀兵的悍匪,还有个一看就很没有佛性的假和尚,李清晏只觉得下山之时的壮志凌云都被在扬州来的这一趟给浇了个灰飞烟灭。
手中三尺青锋未见血,真要见血搞不好还是自己的。
这话传出去了,临风剑剑主可能是要把他吊着打了。
他心里哆嗦了一下,嘴巴上仍旧强装大尾巴狼,振振有词道:“我已打探到了那蛇妖的行迹,在城西望仙坡的一个小山洞里,说来也奇怪,这蛇不知道是想干嘛,白天出来唱戏,晚上又跑回山上去疗伤,她一个妖还缺钱花?”
真觉愣了...

 
08 Dec 2017

匣里金刀血未干(十一)


秦靖轩在北大街东走走西走走,转悠了几圈也没看见真觉身影,心想小和尚人生地不熟的,别被人忽悠走了,忧心忡忡地往大明寺的方向走,只期盼真觉自己老老实实回了大明寺没到处乱跑了。
秦靖轩刚踏进大明寺寺门,就听见真觉在院中问他:“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天都快黑了,李道长呢?”
秦靖轩快步上前一巴掌轻轻呼上真觉脑门,佯怒道:“把你能的,到处乱跑,让我一顿好找!万一被人抓去卖了当童养相公怎么办?”
真觉目瞪口呆地看着秦靖轩:“还有人买和尚当童养相公?”
秦靖轩气不打一出来,真觉这个木鱼脑袋时灵时不灵,聪明的时候都聪明没边了,木起来也是能把人气得个半死,他自己心里发作了一通觉得对牛弹琴甚是无趣,于是只好叹了口...

 
02 Dec 2017

匣里金刀血未干(十)

那日真觉在听了一脑子浆糊后,浑浑噩噩地跟着小沙弥去了后院的禅房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起来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又活蹦乱跳地跟着秦靖轩把扬州城里里外外都逛了个遍。
秦靖轩:“你不去跟惠施方丈打打禅机吗?老跟着我干什么?”
真觉刚刚送走一个小孩,那小孩吸溜着鼻涕把那黏糊糊的东西全给抹在了真觉的僧袍上,最可怜的是这傻和尚根本没看见,秦靖轩看在眼里决定把刚刚那一幕彻底烂在心里,于是扭头过去不让真觉看他痛苦憋笑的脸。
“为什么不能跟着你啊?我又找不着路。”
“我就找得着路吗?”秦靖轩一挑眉反问道。
“我觉得你找得着,”真觉扯了扯秦靖轩的衣摆,凑近了悄悄问道,“你是洛阳人吗?”
秦靖轩一愣,还没等他说什么,真觉...

 
24 Nov 2017

人作孽天来收(三)

温玖看了这个ID,内心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卷起万千尘埃,久久不能平静,他用了将近一分钟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思考了这个把他翻盘的人,怀疑这哥们儿是纯属来找骂的。
毕竟温玖在那局国战里对于自己的喷粪功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
他刚想拒绝,手一滑,点了同意。
“我真是病傻了。”
高俊良吃完了盒饭凑了过来说:“什么什么?温玖你居然会承认自己是个傻子?你今天又是带饭又是检讨自己,我明天是不是要有女朋友了?”
温玖一巴掌呼上高俊良那圆滚滚的肚子骂道:“你丫吃饱了就开始找骂是吧?你论文写完了就开始浪了是吧?过几天还要交实验报告,停,别瞪着你那驴眼睛看着我,看我没用,我没你这么膀大腰圆的娘子...

 
20 Nov 2017

匣里金刀血未干(九)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大明寺寺风如此,真觉总觉得这大明寺从方丈到扫地的一个个都是刺头,非常不客气,他都快可怜起之前来交换经书的师兄了。
他上前一步欣然领了这话里话外的刺,嘴里不甚明朗地说:“闻大明寺高僧如云,今日得见同尘大师,惠施大师,果然如此。”
那僧人心说,小兔崽子年纪不大说话倒是跟慧明一脉相承的讨人厌。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你方才说惠施方丈,可我在此地并没有见到惠施,小娃娃,年纪轻轻的,怎么眼神就不好了?”
真觉微微一笑:“大师不正是惠施方丈么?”
“同尘,勿要逗弄小辈。”
门外传来一声洪钟般的声音,人未到声先到,那声音的主人缓缓跨过门走了进来,站在了真觉的身后,真觉猛地一回头,看看前面又看...

 
19 Nov 2017

人作孽天来收(二)


温玖是在一片黑暗中醒来的,他头还有些疼,眼睛努力地眨了眨还是觉得沉重得抬不起来,他撑着正要起身,被一只温热的手给按了下去。
那手的主人用着清冷的声音说道:“你低血糖,别这么着急起,容易晕。”
温玖躺在床上眯了阵儿,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一开口却是沙哑得不行,他咳嗽着清了清嗓子:“麻……麻烦你了。”
那人坐在温玖床前,椅子上搭着那件掉地上了的深灰外套,把手里那本书顺手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他看了看温玖,开口道:“你现在感觉怎样?我去给你找校医过来看看么?”
温玖缓缓地起身靠在床头,那人伸手帮他把枕头立了起来,温玖连声道谢,末了才问:“恩公贵姓?鄙姓温,单名一个玖字。”
那人仿佛是被雷劈了一般,估计是...

 
17 Nov 2017

人作孽天来收(一)

三国杀相关文,因为一个过气游戏而产生的蜜汁爱情。

一、

“哎卧槽,你会不会玩啊?”
温玖“噼噼啪啪”地在键盘上按字,嘴里骂骂咧咧地嚼着薯片,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屏幕,他顿了顿,把键盘往前一推,骂道:“这又死了,曹仁蹲坑连个桃子都没有要你这技能来干嘛?一打四都打不过真是废物。”
温玖烦躁地揉了揉自己跟鸡窝没什么两样的头,又端起泡面“刺溜”了几口,“咕噜咕噜”地往胃里灌了一大碗汤,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垃圾食品的辛辣气味,把纸碗随手一扔,准确地扔进了那个快要溢出来的垃圾桶。
温玖其人,死宅一个,垃圾堆到淹了脖子才想起来收拾,虽然在宿舍里不治行俭,出门是一定要收拾的人模狗样。整日沉迷三国杀无法自拔,但他从来...

 
15 Nov 2017
1 2 3 4 5
© 东隅 | Powered by LOFTER